分类 手机用软件 下的文章

4月8日晚间消息,工信部旗下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今日发布《2018年3月国内手机市场运行分析报告》。报告显示,2018年1-3 月,中国智能手机出货量为8187.0万部,同比下降27.0%。

报告显示,就手机市场总体情况而言,国内总体出货量延续下降趋势。2018年3月,国内手机市场出货量3018.5万部,同比下降27.9%;2018年1-3月,国内手机市场出货量8737.0万部,同比下降26.1%。其中,国产品牌手机出货量占比近九成。2018年3月,国产品牌手机出货量2699.5万部,同比下降29.0%,占同期国内手机出货量的89.4%;2018年1-3月,国产品牌手机出货量7586.4万部,同比下降27.8%,占同期国内手机出货量的86.8%。

就智能手机发展情况而言,智能手机出货量占比稳定在九成以上。2018年3月,智能手机出货量为2808.3万部,同比下降28.6%,占同期国内手机出货量的93.0%;2018年1-3月,智能手机出货量为8187.0万部,同比下降27.0%,占同期国内手机出货量的93.7%。

2018年3月,上市智能手机新机型68款,同比下降37.0%;2018年1-3月,上市智能手机新机型158 款,同比下降15.1%。

实际上,今年第一季度中国智能手机的发展情况延续了2017年的寒冬态势。

根据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此前公布的数据,2017年12月,中国智能手机出货量为4036.1万部,同比下降33.2%;1-12月,中国智能手机出货量为4.61亿部,同比下降11.6%。

在寒冬之下,中国智能手机市场的集中度在逐渐提高,二三线品牌面临增长瓶颈甚至生存困难,而一线品牌之间的竞争也更为激烈。中国智能手机厂商们也开始了求变之路,比如寻找游戏手机等更加细分的市场;继续向低线城市下沉寻求增量;大展海外市场;加大技术投入和产品创新以刺激用户换机欲望等。(张俊)

李正豪

孙宏斌“裸辞”乐视网(300104.SZ)董事长,让乐视网再次成为A股“风暴眼”。乐视网《关于公司董事长辞职的公告》近日披露:孙宏斌申请辞去乐视网董事长,退出乐视网董事会,不再在乐视网担任任何职务。孙宏斌自2017年7月21日起入主乐视网,到2018年3月14日挂印而去,当了237天乐视网董事长。

10天之后的3月25日,《对话孙宏斌:详解乐视困局和辞任乐视网董事长之谜》(以下简称《对话》)在朋友圈“刷屏”,孙宏斌在《对话》中声称,乐视网只剩破产重整、卖资产还债、退市三条路,引发市场极大关注。又过了4天,融创中国(01918.HK)3月29日在香港召开2017年业绩发布会,孙宏斌又宣称,“乐视是一个失败的投资,165亿元都计提坏账了。”

孙宏斌言论发酵之下,深交所于3月30日发出“问询函”,要求解释《对话》提及的乐视网2017年资产减值损失计提不足、变卖核心资产不够还债等言论。乐视网4月3日回复:“综合考虑各项资产减值损失计提计划,根据截至目前的数据,公司截至2017年12月31日未触发净资产为负的情形。若2018年公司持续出现大额亏损,则存在净资产为负的风险。”

乐视网4月4日公告显示,刘淑青已成为乐视网第三届董事会董事长。刘淑青为孙宏斌嫡系、融创旧部。孙宏斌为何给自己人“挖坑”?市场人士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分析,孙宏斌很可能是以退为进,谋求进一步控制、重组乐视网。记者未能获得孙宏斌及乐视网官方回应。

入主乐视网、信心渐退潮

在《对话》中,孙宏斌已然承认,乐视这笔投资对于融创来说,“肯定是失败了”,但“我从来不后悔”。

原因在于,“投资逻辑是对的:消费升级、美好生活、大文娱、大文旅、医养还是投资重点”,只是“对乐视网的财务和团队的判断有失误”。

孙宏斌认为:“乐视的团队能人辈出,挖来很多牛人,但是没有形成合力。我们融创是一个很坚硬的核心,很多人都是跟着我很多年。而乐视团队的战斗力没有我们这样一支团队强。”

对照孙宏斌如今的结论与当初的判断,实际上还是非常有趣的。乐视网2017年1月13日公告宣布获得融创等机构的168亿元战略投资。两天以后,孙宏斌和贾跃亭共同出席“同袍偕行,乐创未来”发布会,均表示这是一次“一见钟情”的跨界合作。当时,贾跃亭介绍,乐视因为资金紧张,计划出售世茂工三项目,通过葛洲坝房地产董事长何金钢结识了孙宏斌。孙宏斌自曝,他率队对乐视尽职调查36天,得出结论是“乐视的团队也行,战略也行,就是缺钱,这就好办了,缺别的那就完蛋了。”

如今,孙宏斌谈及“165亿元都计提坏账了”,颇有“樯橹灰飞烟灭”的洒脱感。但当初孙宏斌还是颇多期待的。业内推测,孙宏斌很早就介入乐视网的日常事务。比如在2017年5月的一次发布会上,孙宏斌披露,乐视致新原总裁梁军已进入乐视网上市公司,全面履行乐视网CEO职责。孙宏斌还放言:“未来乐视就只有乐视网(上市部分)和乐视汽车,乐视汽车贾跃亭要怎么玩就怎么玩,上市公司还有我。”孙宏斌爆料之后,乐视网于2017年5月21日下午才发布了梁军成为乐视网总经理、贾跃亭辞去总经理职务的公告。

辞去乐视网总经理以后,根据乐视网公告,贾跃亭又于2017年7月6日辞去了在乐视网的所有职务。直到2017年7月21日,乐视网再次发布公告,孙宏斌当选为该公司第三届董事会董事长,孙宏斌器重的梁军和乐视影业CEO张昭也进入董事会。

尽管当时孙宏斌表示自己“不想干乐视网董事长,因为融创的买卖比乐视网大多了”,但他也表示,对乐视网董事长,“要么我干,要么我找一个合作伙伴。要是我干,这就是融创转型的一部分。要么找个合作伙伴,我们甘心做个二股东。”由此可见,经过最初半年合作,孙宏斌对乐视网还是满怀期待的,将乐视网视为融创转型的一部分。但就在外界猜测孙宏斌将大刀阔斧在乐视网推进“去乐视化”的时候,孙宏斌的信心似乎开始“退潮”了。

比如,孙宏斌在2017年9月、也就是贾跃亭辞职2个月以后还表示,“在投资乐视之前,我这辈子已经没有遗憾了。但是在投资乐视之后,如果不把这个公司搞好,我这辈子就真的有遗憾了。”

但2018年1月23日乐视网线上投资者说明会上,孙宏斌的态度变成了,“我会尽力(将新乐视做好),希望不留遗憾。但如果仍然没有办法,那也只能遗憾了。人生有很多遗憾。”

到了2018年2月23日,乐视网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孙宏斌干脆缺席了。

核心资产已被控制

孙宏斌的思路实际上很明确,乐视应该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上市公司,一部分是乐视汽车。汽车贾跃亭想怎么弄就怎么弄,上市公司由他掌舵,乐视其他业务“该卖的卖掉,该合作的合作”。不过,从2017年7月21日成为乐视网董事长开始,尽管孙宏斌在乐视网人事、日常运营及管理等方面做了诸多布局,但结果并不尽如人意。

比如2017年8月任命张昭担任乐视网及上市体系首席内容官,张昭还兼任乐视影业董事长、CEO,向乐视网CEO梁军汇报工作。孙宏斌对张昭颇为看重,乐视影业一次发布会上,孙宏斌曾拍着张昭的肩膀说,“你不用考虑钱,不用担心钱,你只要方向对,你有的是钱。”

刘淑青也是从2017年8月开始担任乐视网高级副总裁,全面统筹乐视网及上市公司体系人力资源、法务、财务、行政管理工作、并向CEO梁军汇报工作的。

管理层“大换血”之后,乐视网还于2017年8月17~18日召开总监级别以上的核心管理层会议,孙宏斌在会议上听取120余人汇报工作,还强调新乐视的新文化是团结。

为进一步与贾跃亭及乐视划清界限,乐视网还于2017年9月27日发布公告称,拟更名为新乐视信息技术(北京)股份有限公司,还拟将证券简称变更为新乐视,但证券代码保持不变。

尽管表面上来看,贾跃亭确实专注于汽车了,孙宏斌也确实入主乐视网,并主导了一些事情,还试图进一步“去乐视化”,但凝聚新乐视管理团队看起来并没有那么简单。在担任乐视网CEO3个月之后,梁军于2017年10月递交了辞呈。相关媒体事后披露,孙宏斌认为梁军“太自大”,梁军方面则称“早已和孙宏斌破裂”。梁军离职以后,新乐视并没有再任命CEO,而是在2017年10月成立了新乐视管理委员会,张昭担任主席,刘淑青担任副主席。

在“该卖的卖掉,该合作的合作”的乐视其他业务上,孙宏斌也只能抱怨贾跃亭“就是当断不断啊,去年他还在说,乐视七子一个都不能少”。

尽管乐视网的改造并不顺利、165亿元都计提坏账了,但据此就认为孙宏斌投资乐视赔本了也未必准确。实际上,正如融创中国行政总裁兼执行董事汪孟德在2017年融创中国业绩说明会上所解释的,融创中国在财务计提上的“一次到位”,主要还是考虑“让乐视资产对未来2~3年融创中国报表的影响几乎没有”。

特别需要指出的是,汪孟德曾经在2017年1月15日“同袍偕行,乐创未来”发布会上指出,“去年我们(融创中国)销售额过1500亿元,到年底超过600亿元的现金在账上。其实作为这笔投资,也就是我们买一两个项目的钱,在财务上都不是压力。”实际上,由于乐视土地资源储备丰厚,融创投资乐视,在房地产主业上已经有所收获。

融创中国在2017年1月战略投资乐视以后,工商资料显示,乐视投资2017年3月13日将重庆乐视界50%股权转让给重庆融创。到了2017年12月14日,重庆融创更获得了重庆乐视界100%的股权,从而将重庆乐视界的重要资产——重庆两江新区382亩土地资源纳入麾下。

另有资料显示,上海融创在2017年3月10日上午协议受让了乐视控股(北京)有限公司持有的上海隆视投资管理有限公司50%股权,从而获得上海虹桥商务区隆视广场北楼地上地下3万平方米的物业所有权。

另外,融创中国在2017年1月通过战略投资获得乐视网8.61%股权、乐视影业15%股权、乐视致新33.5%股权。但据4月1日公告,乐视网截至目前持有的新乐视智家(原乐视致新)40.31%股权已被全部质押,其中34.94%股权被质押给孙宏斌旗下的天津嘉睿汇鑫企业管理有限公司和融创房地产集团有限公司。也就是说,如果乐视网无法按时偿还债务,孙宏斌将持有新乐视智家近70%的股份。

对于乐视影业(2017年9月更名为新乐视文娱,2018年3月27日再次更名为乐创文娱),2017年1月获得15%股权以后,孙宏斌旗下的天津嘉睿汇鑫此后又进行了多次增资,累计投入超过20亿元,共计获得40.75%的股权,已成为最大股东。并且乐视控股持有的乐视影业股权,绝大部分也已经质押给融创中国,如果乐视网无法按时偿还债务,孙宏斌最终也将实际控制乐视影业。

海外网4月4日电 解放军退役中将王洪光日前曾刊文表示,解放军“驾临台湾”日,蔡英文大致有七条撤逃路线。国民党“立委”吕玉玲对此进行质询,台安全部门“特勤中心”副指挥官周广齐称,台当局有“机密的计划”,并称请“委员”放心。

据香港中评社报道,台立法机构2日邀请台安全部门率“特勤中心”、台防务部门“宪兵指挥部”等报告蔡英文“维安执行现况”、“特勤人员训练”、“维安情资搜集”及“陈抗维安执行策略”等,并备质询。

国民党“立委”吕玉玲质询问到,大陆官媒日前刊出解放军“驾临台湾”时、蔡英文要往哪里跑的七条路线。对此,台安全部门“特勤中心”副指挥官周广齐回应称,“不予置评”。

至于这七条路线中是否有台当局的选项,周广齐表示,台当局有“机密的计划”,并称“我看过了,请‘委员’放心,我不能在公开场合说明。”

图为台安全部门“特勤中心”副指挥官周广齐。(图源:中评社)图为台安全部门“特勤中心”副指挥官周广齐。(图源:中评社)

吕玉玲称,希望台安全部门看到这些报道要“做好防范”。周广齐则称,“谢谢提醒”。

据悉,解放军退役中将王洪光3月30日在《环球时报》刊文表示,顺着台军帮蔡英文撤逃的思路,从军事角度看看她如何逃离,大致有七个方案:方案一,解放军乘冲锋舟沿淡水河突进蔡办大楼;方案二,沿蒋渭水高速(即台北——宣兰高速)经过雪山隧道,向宜兰、花莲(佳山)方向撤离;方案三,从衡山(台防务部门)出来乘直升机至松山机场换乘大飞机;方案四,蔡英文乘直升机不飞松山机场,而是直接飞高雄等南方“台独”大本营;方案五,载有蔡英文的直升机直飞外海,降落在等候在彼的日本“出云”级直升机母舰上,或逃往距台北以东180千米的日本与那国岛上;方案六,坚守衡山指挥部,等待美日的救援;还有第七方案,就是两岸开打前,蔡英文放弃衡山,撤到外海舰船疏泊地的军舰上遥控指挥。

王洪光表示,上述七个方案,无论是仓皇出逃还是困兽犹斗,对蔡英文来讲,都是两难选择。因为从某种意义上说,打台湾就是打衡山,打衡山就是炸衡山。把衡山炸掉,需要几个小时?

此前,对于台湾军方展开演习模拟大陆对台进行“斩首行动”、演练蔡英文乘直升机撤离一事,国台办发言人安峰山表示,我们一直致力于两岸关系的和平发展和台海和平稳定。我们推进国防建设和军队发展是为了维护我们的主权安全和领土完整的需要。

安峰山表示,我们多次讲过两岸关系和平发展是台海和平稳定的根本保障,而“台独”势力及其分裂活动则是台海和平稳定的最大威胁。换句话说,如果你不搞“台独”,你有什么可怕的?所以,台湾当局还是应该认清形势,回到“九二共识”的基础上来,只有这样才能真正的维护两岸关系的和平稳定。

1号站 1号站 1号站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娱乐 万达娱乐 东森平台 东森平台 东森平台 杏彩平台 杏彩娱乐 凤凰平台 凤凰平台 凤凰平台 凤凰娱乐 凤凰娱乐 凤凰娱乐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世爵平台 世爵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娱乐 华宇娱乐